exhibition-cat

展览仅在夏季的6、7、8月开放

您有宝贵的机会参观来自圣彼得堡阿尼奇科夫宫的俄罗斯和西欧大师的独特绘画、装饰和工艺美术收藏品。

除了名家克雷日茨基、梅舍尔斯基、博戈柳博夫、斯维尔奇科夫、科勒的名画外,还可以看到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罗曼诺娃自己的作品:两幅风景如画的静物和水彩画。
在我们地区,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皇后一直被怀揣感恩的人们铭记。1895年,她收到了一封表达深切感谢的信:“在陛下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在奥洛涅茨地区设立了九个救援站,以帮助在奥涅加湖汹涌的波涛中无家可归和被遗弃的孩子们。托儿所成立,红十字会成立,圣彼得慈悲修女社区成立,尼古拉耶夫孤儿院扩大建设,许多慈善事业得到了发展。”
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皇后用她的个人资金为我们地区带来了慈善资助项目。因此,为了支持孤儿院,她送出了两个最有价值的瓷花瓶:一个送到彼得罗扎沃茨克——带有画作“猫头鹰”的瓷瓶,一个送到维特格拉——“蕨类植物”。彼得罗扎沃茨克马林斯基女子体育馆的活动部分由玛丽亚皇后学院部资助。
您还可以在我们的展览中了解更多关于俄罗斯倒数第二位皇后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罗曼诺娃(1847-1928)的生平和作品。

(夏天6、7、8月展览不开放)

展览中展出的如画般的雕塑作品都是从冬宫博物馆(埃尔米塔什)和俄罗斯国家博物馆(圣彼得堡)来到卡累利阿美术博物馆的。

该系列布展有16至17世纪荷兰艺术家米歇尔·凡·考西和扬·范·德·海登的作品《苏珊娜和长老们》和《城镇广场》。

特别吸引人的是19世纪荷兰艺术家雅·万代利的《教堂的约会》和同一时期作者不详的《镜前少女》等作品,在作品上画家捕捉到了风俗画的场景。

吸引人兴致的是来自欧洲两个主要瓷器中心——德国的迈森(自1710年以来存在)和法国的塞夫勒(自1756年以来存在)的18至19世纪的一小部分瓷器。
迈森工厂的代表产品被用于18至19世纪的餐厅、咖啡馆和茶具店的器具上,还有花瓶、香水瓶、马桶和其他用彩绘装饰的物品上,以及其他用灰泥做成的花蕾和叶子组成的花束或花环的作品。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法国著名艺术家华托或布歇的绘画精神中的华丽场景,以及结合了雕塑元素和工艺美术本身并随后在其他欧洲工厂中广泛使用的瓷塑料技术。
雍容华贵的瓷器《采果》、《小孩儿与鹅》、《嬉戏的丘比特》、《伯格夫妇》都是体现洛可可时代最生动的作品。

塞夫勒瓷器制造厂的作品包括双耳瓷器、瓷器支架、墨水瓶、带有塞夫勒制作特点的绿松石点缀的盘子以及以罗卡耶和镀金为框架的白色彩绘花卉。
藏品中还包括维也纳瓷器厂(1719-1866,奥地利)、柏林皇家瓷器厂(自1763年以来,德国)、巴黎瓷器厂和其他瓷器中心的作品。

展览包括绘画、雕塑、素描、艺术和手工艺以及戏剧和装饰艺术作品,并介绍了共和国美术发展的主要阶段。

20世纪初,第一批专业艺术家来到卡累利阿并留在这里工作,他们是圣彼得堡帝国艺术学院的毕业生,是伊利亚·列宾和弗拉基米尔·马科夫斯基的学生——韦尼亚明·波波夫和亚历山大·安德里亚诺夫。这些大师为卡累利阿专业艺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亚历山大·安德里亚诺夫的《女人的肖像》(1915年);韦尼亚明·波波夫的《К. В. 谢韦莱沃-佩策尔的肖像》(1916)和抒情风景画《卡累利阿的秋天》(1937年)都是按照俄罗斯写实绘画的最佳传统制作的。

попов
韦尼亚明·波波夫 《卡累利阿的秋天》

《KASSR人民艺术家韦尼亚明·尼古拉耶维奇·波波夫肖像》(1944)出自乔治·斯特龙卡笔下,他是一位杰出的肖像画和卡累利阿风景画大师。在众多的绘画和素描作品中,艺术家捕捉到了为我们共和国的历史和文化创造荣耀的名人的面孔。

卡累利阿共和国民族风景画的发展与苏联人民艺术家苏洛·云图宁的名字有关,他是韦尼亚明·波波夫的学生。在他的画中,可以感受到20世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日常工作节奏。

艺术学院的正式成员里奥·兰基宁是最著名的肖像雕塑大师之一(《西尔卡》、《运动员米莎·波波夫的肖像》),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舞台布景设计师和画家。

在画作《等待轮船》(1959)中,艺术家结合静物和风景的不同体裁,创作了一个关于热爱大自然的人物的抒情故事。

里·兰基宁 《等待轮船》

卡累利阿的艺术发展在20世纪60至70年代达到巅峰。在此期间,首都各高校的毕业生们相继进入了艺术家联盟,如:叶卡捷琳娜·佩霍娃、米哈伊尔·尤法、塔玛拉·尤法、瓦伦丁·契克马索夫等。

他们中的每一位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和世界观,每个人都在寻找新的表达方式来创作风景、肖像和静物等流派的画作,渴望对所选主题进行更深入的分析。

鲍里斯·波莫采夫——卡累利阿最伟大的风景画家之一。他的画作以外奥涅加湖地区迷人的自然风光和北方独特建筑古迹之美为主题。

卡累利阿艺术中最引人注目的情况之一是塔玛拉·尤夫的作品,她将自己的才华奉献给了世界著名的卡累利阿-芬兰史诗《卡勒瓦拉》的主题。直到今天,这位艺术家的名字举世闻名,成为了卡累利阿的一种代表。

亚历山大·特里福诺夫的作品在卡累利阿艺术中具有特殊的地位。长期以来,他作品的主题是与梦幻且又真实的自然世界有关。在艺术家的想象中,这个世界与太空、宇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代大师的作品常以比喻手法作为特色(谢·捷连捷夫《符号》1992年,阿·莫罗佐夫《全家福》1999年,阿·特里福诺夫《一顿饭》2007年),层层演绎世界文化,运用多种创作体系。运用艺术语言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反映了时代、国家、地区的实际问题。

俄罗斯北部地区已经成为了20世纪艺术家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来源地。博物馆的展览中展示了最丰富的素材,可以让人们了解各种创作方向,并有助于感受这一时期艺术生活的氛围。

瓦西里·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尼古拉·车尔尼雪夫,彼得·康查洛夫斯基,阿列克谢·帕霍莫夫的作品中创造出了一种俄罗斯北方的历史空间。北方地区的过去在他们的笔下栩栩如生,北方自然的朴素之美展现的淋漓尽致,与古教堂和木结构建筑的平静宏伟相得益彰。

“艺术家”协会(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的作品中向您展示了维亚切斯拉夫·帕库林,亚历山大·韦德尼科夫和阿列克谢·帕霍莫夫的作品。协会的大师们以寻求新风格而著称,反映了他们所处的时代和时代的特点。


我们博物馆引以为傲的是帕维尔·菲洛诺夫学生们的独特作品。米哈伊尔·齐巴索夫,塔蒂亚娜·格列波娃,艾丽莎·波雷特,帕维尔·康德拉季耶夫,他们都是原创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多创作于20世纪20至30年代。他们中的许多人抛开了传统分析流派的严格规范,但菲洛诺夫绘画基础一直影响着他们的整个创作过程。

著名的“11人组”大师们的藏品也广泛代表了这一创作系列,定义了20世纪60至80年代列宁格勒画派的面貌,其中包括瓦列里·瓦捷宁,雅罗斯拉夫·克雷斯托夫斯基,瓦伦蒂娜·拉希娜,格尔曼·叶戈申,维塔利·秋列涅夫,鲍里斯·沙马诺夫等等。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与俄罗斯北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维塔利·秋列涅夫,鲍里斯·沙马诺夫,娜塔莉亚·叶戈尔希娜的作品以诗意般地描绘俄罗斯北方风土为特色。他们创作于20世纪60至80年代的作品让人们感受到这一时期俄罗斯艺术发生的变化:向寓言形式、隐喻形式的作品过渡,并且正在寻求新的表达方式。
作品中儿童和青少年的形象为展览增添了一种特别的抒情基调。
瓦列里·瓦捷宁,雅罗斯拉夫·克列斯托夫斯基的作品揭示了自己对俄罗斯北部地区的态度,描绘了这片土地的历史。他们的作品充满了对北部地区、村庄和建筑古迹命运的哲学反思。
展览中展出了代表20世纪初俄罗斯前卫艺术的传统作品。作品中最主要的特色是寻求真理,发现新的创作形式、颜色和材料的解决方案。北方教堂的现实主题具有象征意义且充满灵性。所呈现的作品中有着北方空间与宇宙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展览压轴的部分是鲍里斯·卡劳申的作品。画家使用纯粹有力的色彩,传达出的不只是自然的表象,而是他在北方难得的晴天所感受到的对夏天、温暖和幸福的个人感受。

俄罗斯艺术展览中展出了少量博物馆藏品中最精美的作品。
博物馆的大部分藏品来自20世纪60年代初的冬宫(埃尔米塔什)、俄罗斯博物馆、特列季亚科夫画廊和私人藏品。
藏品中的精品是伊万·希什金,艾萨克·列维坦,瓦西里·波列诺夫,康斯坦丁·科罗文,阿尔塞尼·梅舍尔斯基和阿列克谢·博戈柳博夫等人的作品。

他的画以热情的诗意诠释令人着迷的大海:平静的水面与帆船的轮廓,以及“日落”和“日出”的鲜艳色彩。艺术家为纪念圣彼得堡建城150周年而创作的历史作品《涅瓦河上的彼得一世》中对自然风景的描绘更是栩栩如生。

царь Пётр, айвазовский

伊万·艾瓦佐夫斯基《涅瓦河上的彼得一世》

在展览上为数不多的雕塑作品中,引人注目的是在著名的卡斯利工厂塑造的阿尼奇科夫桥骏马系列模型、俄罗斯传统古典主义雕塑家彼得·克洛特的作品以及由亚历山大·捷列别涅夫在伟大的俄罗斯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不幸逝世的那一年创作的人像雕塑。

民间艺术藏品是博物馆藏品中最多样化、最有趣的藏品之一。它包含了民间艺术家的作品。这些是可以追溯到19世纪至20世纪上半叶,以木头、桦树皮、铜、陶瓷器皿为原料的服装、刺绣、编织、雕刻和绘画作品。
刺绣和编织是北方女性艺术作品中最普遍和最发达的技艺。展出的刺绣样品展示了所有典型的民间装饰(几何图形、花卉、拟人形象、动物形象)和基本接缝类型。
许多创作灵感来源于居住在这片领土上的古代民族的异教神话。最具表现力的是描绘雄伟仪式(由三部分组成)的传统装饰品,仪式中包含女神(“母神”)或一棵树(“生命之树”)的形象。红色和白色是刺绣和编织中占主导地位的色彩。

展览中展示了俄罗斯北部(包括卡累利阿)的节日、婚礼和城镇服饰。
婚礼套装的主要元素有:绸缎制成的圆形太阳裙,棉质坎肩,细棉布做的袖子,以及由皇冠组成的婚礼头饰,还有用马鬃毛编织成的精致珍珠网,用珍珠和蝴蝶结串成的蝴蝶形的耳环。展览中展出了几个19世纪在俄罗斯民族中尤为常见的已婚妇女的金色刺绣头饰作品。

休闲、工作服则以亮色的条纹羊毛裙作为代表。

在木制家居用品中,最受欢迎的是纺车——一种陪伴女人从年轻到暮年的特殊物品。纺车既是劳动工具,又是农民家里的装饰物,也是父亲送给女儿、丈夫送给年轻妻子的珍贵礼物。在卡累利阿的每个民俗地区,纺车都有自己的地方特色。

铜制餐具和器皿在卡累利阿的一些地区很常见。那里住着才华横溢的工匠,他们打造橱柜(储水池、散装铜制品、烹饪的容器)、洗手台、勺子和酒器(盛酒水的容器)等。
卡累利阿民族文化以其独有、生动的特点而著称,体现了丰富的精神生活,艺术创作形式与内容的和谐统一。

博物馆收藏的珍品是15至19世纪的圣像藏品。几乎全部的圣像藏品都被收藏在现代卡累利阿的这片土地上。
博物馆的长期展览中展出了50幅最精美的标志性圣像作品。

卡累利阿的圣像画是著名的诺夫哥罗德流派的州级版本之一。
对比度、亮度、简洁的构图、绘制圣像的严肃性和简单性——这些都是博物馆收藏的圣像所具有的特征。卡累利阿文化中心的作用由著名的修道院——索洛维茨基、亚历山大-斯维尔斯基和季赫文斯基所展现,在他们的圣像画作坊中,他们严格遵守圣像绘画的经典,即描绘圣人外貌的规则。
然而,在大多数北部地区,不少神职人员、当地居民,甚至农民的代表经常将圣像绘画作为副业进行实践。由于缺乏专业的训练和制作环境,他们无法与诺夫哥罗德和修道院的圣像画师抗衡,但却创作出了极具地方特色和北方特色的特别的、有趣的作品。

圣像是东正教的主要圣物之一。是将耶稣基督、圣母、圣徒、殉道者或教会领袖的形象根据某种经典,也就是说一套既定规则所表现出来的艺术作品。经典确定了圣人的外貌,他们的姿势、手势、着装、建筑的描绘及圣像中的景色等。还研发了颜色的象征系统。绘制圣像的过程是极其复杂且耗时的。首先,要制作一个木制底座,然后将亚麻帆布固定在上面,再在上面涂上底漆。下一步就是绘制、镀金。绘制是基于“痕迹”也就是说图样进行的。在镀金阶段,圣像的一部分会被镀金覆盖。绘制圣像还需使用特殊的蛋彩画和油画颜料。颜料层还要覆盖一层干油保护层——即硬化植物油的薄膜。

2021年2月,卡累利阿共和国造型艺术博物馆开设了长期展览的新版块《卡勒瓦拉的世界》,这得益于由欧盟、芬兰和俄罗斯共同资助的卡累利阿2014-2020跨境合作计划框架内实施的《聚焦博物馆:为中国游客开发文化旅游服务》项目。

芬兰史诗《卡勒瓦拉》由芬兰学者、诗人艾里阿斯•隆洛特基于古代民间诗歌于19世纪创作而成的。《卡勒瓦拉》是有关芬兰人和卡累利阿人在信仰基督教前的生活信息的重要来源。
卡累利阿共和国造型艺术博物馆拥有许多与史诗《卡勒瓦拉》有关的罕见藏品,包括:绘画与素描作品,卡累利阿、俄罗斯和外国艺术家的工艺美术作品
在新的展览中,观众将在康特勒琴的声音中,沿着通往“唱诗森林”的小路展开沉浸式旅程,沉浸在世界诞生和与英雄相识的主题中,一个不寻常的“狗鱼”装置将为大家揭开民俗生活的秘密,分享酿造秘方,让你呼吸卡勒瓦拉的香气,托内拉河的水也将会把客人带到熟悉的世界之外!当然,如果没三宝磨,卡勒瓦拉是不可能存在的!
《卡勒瓦拉》这部史诗是真正的国宝。它对卡累利阿和芬兰的语言、文学、文化和两个民族的民族意识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卡勒瓦拉》这部作品中深刻而永恒的主题、动机和形象成为了全球的作家、艺术家、雕塑家和作曲家的灵感来源。
展览将透过不同世代艺术家们的认知,带领观众在各种流派和风格中,穿越名为《卡勒瓦拉的世界》。这将是使用现代技术设计和解决方案与博物馆中著名的《卡勒瓦拉》主题藏品的全新会面。